执剑秦淮写风流——记全国十大检察官邵长生

发布时间:2014-11-17浏览次数:40

 

邵长生,19531月出生,籍贯南京,1972年入南京市晓庄师范学校,现任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检察长。

1976年江宁县委宣传部办事员,1978年江宁县人民检察院检察员,1984年江宁县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党组成员,1993年江宁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党组书记(199711月—20003月兼江宁县委政法委书记),2000年南京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党组成员,20058月常州市人民检察院代检察长,20061月当选为常州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

1995年被南京市人大授予优秀检察官,1996年被评为江宁县十佳公仆,1997年被评为南京市劳动模范,1998年被评为全国第三届“十大杰出检察官”。

                              执剑秦淮写风流

                         ——记全国十大检察官邵长生

                                李明耀  冬晓

    十里秦淮,南京的母亲河;河之源头,是南京的卫星城江宁。

在这块透着古代文明的凝重与现代化建设朝气的土地上,一位共和国的检察官,以其特有的气魄、骄人的业绩,为江宁绘添风采,为检察续写风流,他就是“中国十大杰出检察官”、江宁县人民检察院检察长邵长生。

                                 一

19933月,干了一年副检察长的邵长生以满票当选为检察长,这一年,他刚满41岁。20年的检察生涯,铸就了他一身正气、铮铮铁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串串闪光的足迹,江宁县“十佳公仆”、“南京市劳动模范”、“南京市优秀检察官”……他所领导的江宁县人民检察院连续两届被评为全国检察系统先进集体,并记集体一等功,连续两届全国检察机关文明接待室,连续四届南京市文明单位,连续三届县级机关考核总分第一,“优胜杯”三连冠,被树为县级机关的一面红旗。

检察工作如何紧紧围绕党的中心工作为经济建设服务,邵长生说:打击就是服务。

“检察机关是法律监督机关,而法律监督就是要唱好反腐重头戏,严惩贪官污吏,净化经济环境。这是对经济建设最重要最直接的服务。”邵长生在工作中始终坚守这个信条。

19989月的一个夜晚,沉寂多时的南京第三钢铁厂(三钢集团)内骤然间鞭炮阵阵,人声鼎沸。职工们奔走相告,传递着一串振奋人心的消息:总经理蔡仕海被抓了,常务副总经理周宗俊被抓了,财务部长被抓了,营销部长被抓了,行政部长被抓了……刚刚搜查完一个犯罪嫌疑人住宅出来的邵长生一下子被300多人围了起来。一位三钢的退休老工人紧紧抓住邵长生的手颤抖着说:“这回是真正的共产党来了啊!”言罢已是老泪纵横。被人群簇拥着的邵长生此刻亦是双目湿润,感慨万端,眼前又浮现出一个月前他带工作组刚进厂时遭围攻的情景。

南京第三钢铁厂是个有着20多年历史的县属骨干企业,拥有固定资产1亿5千万,年销售额最高达6个亿,是江宁县多年的纳税大户。然而近年来,由于领导层管理混乱、决策失误、腐败严重,导致企业负债率高达300%,一个好端端的企业就剩下了一个空壳。3500多职工几个月拿不到工资,已是民怨沸腾,火山待发。

邵长生带领的以反贪局干警为主的工作组就是在这当口进厂的。

那是813号的上午。邵长生他们一跨进厂门,早已闻讯的近百名三钢职工立即把他们团团围住,愤怒已极的职工群众向邵长生发出了声讨般的质询:

“邵检察长,听说三钢的头头是你的老乡,还是你的同学,对不对?”

“邵长生,三钢的案子查不下去是不是你保的?”

“姓邵的,你抽着三五烟怎么能够反腐败?”

……

面对这从未遇到过的阵势,邵长生有些诧异,但平民出身的认同感又使他心里很快就踏实下来。他懂得,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具忍耐力的,非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是绝不会公然抗官的。同时,群众的这种激愤情绪,正说明他们是爱三钢的,是反腐败的依靠力量。于是,他命令工作组人员冷静克制,自己则扯大嗓门耐心做说服工作。从上午一直喊到天黑,邵长生嗓子嘶哑了,职工们也带着将信将疑的目光散开了。

邵长生知道,光靠解释是解释不清的,口头允诺也是难以服众的,惟有拿出反腐惩贪的行动,才会平息三钢职工的一腔怒气,也才能扭转三钢的颓势。三钢的问题过去曾有过反映,但由于问题复杂,结果不了了之,县里也来过几个工作组,群众见没能解决问题,心里就凉了,今天的遭遇就不奇怪了。

想到这些,邵长生请示县委后,连夜把反贪局二十多名干警全部拉上了三钢反腐败斗争的第一线。他一方面利用审计掌握的线索布置干警进行突击查证,另一方面分派干警深入职工中发动检举揭发。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邵长生与反贪局全体干警一样,没睡过一个安稳觉,没吃过一顿安生饭,经常几过家门而不入,白天调查取证,晚上分析案情,一干就是一个通宵,终于查出了三钢总经理蔡仕海等六人贪污受贿窝案。

三钢问题的盖子揭开了,职工群众振奋了。一些怀疑观望的知情人掏出早已写好的举报信,署上真名实姓交到邵长生手中,一些曾散布流言蜚语、带头围攻邵长生的人,则主动前来道歉。三钢的职工群众由一个月前的怀疑、敌视邵长生,转而把挽救工厂命运的期望寄托在了邵长生身上。

邵长生没有让这些善良、正直的企业主人们失望。他紧紧依靠县委的正确领导,在查案的同时,按照下岗分流、资产重组、企业改制的思路,积极寻求三钢的生存之道。目前,已有近2000名职工在改制后的企业重新上岗,尽管三钢的困难还很多,但职工看到了企业的希望,也从邵长生身上找回了对党的信任。

担任检察长以来,邵长生始终高擎反贪利剑,准确无情地刺向附在江宁这个全国经济百强巨人肌体上的一个个蛀虫,为江宁经济的腾飞保驾护航。1993年他上任后不久,就查办了震动南京的江宁县“两办”主任要案,把身为县委委员、市县两级人大代表的两个江宁权贵:原县委办公室主任庞树耕、县政府办公室主任曹惠炎以受贿罪拉下了马。这是当时南京市机关中查处的首起要案,从此拉开了南京市反腐败斗争的序幕,邵长生也成了江宁地面上的传奇式人物。

此后,邵长生又直接参与或指挥办理了各类大要案90多起,县建工局局长、水利局局长、交通局副局长、工行行长等一批腐败分子落入法网。

维护社会稳定是检察机关的政治任务,怎样为保一方平安出力,邵长生说:我最欣赏那句话,“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二

出身贫寒的邵长生时刻告诫自己:共产党的官要视百姓为父母。他最恨那些欺压百姓的官,也最容不得欺压百姓的事。每当碰上这类案件,一向温和的邵长生立马脸色严峻,一双瞪圆的眼里喷着火,手下决不留情。

那是1994年春的一天清早,邵长生刚刚来到办公室,就有一位身材瘦弱、精神恍惚的女青年在办公室门口。

“请问,邵检察长在吗?”邵长生站了起来:“我就是邵长生。”

女青年一下子跪在地上,哽咽着说:“邵检察长,你一定要为我做主,我真的活不下去了!”接着,女青年讲述了她的受害经过。

原来,她是江宁县周岗镇居民,1993年秋天的一个下午,她的邻居——周岗镇分管政法工作的副镇长李德玉,乘她一人在家,借着酒性强暴了她。受害后她到有关部门告发这位副镇长,但均推委说查无实据不了了之。

听完被害人声泪俱下的控诉,邵长生拍案而起:一个分管政法的副镇长竟然知法犯法,利用权势凌辱一个弱女子,公理何在?法律何在?

望着受害人期盼的目光,邵长生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他下定了决心要把这个案子查个水落石出,绝不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然而此案的查处却是异常的艰难。李德玉在地方上也算是个“老政法”了,他同样深知法律的威力,使出浑身解数予以开脱,口口声声说是通奸,讲得有鼻子有眼,且此案时过境迁,取证困难,公安、法院、检察院认识上也不一致,认为强奸罪不能成立。执着的邵长生没有因此而却步,他迅速向南京市检察院作了汇报,市检察委员会在听取汇报后,一致认为定性准确,强奸罪成立。市院程从武检察长当即表态:如果这个案子办错了,由市院负责!

随后,邵长生亲自带领办案人员又进行了认真的调查取证,起诉到法院后以强奸罪判处李德玉有期徒刑7年。这个衣冠禽兽终于受到了应有的制裁。

在历史名镇——江宁县汤山镇,有一个在当地专横跋扈、为害一方的恶棍,名叫赵信和,人称“赵镇长”。此人凶残奸诈,无恶不作,严重影响着当地的社会治安,群众恨之入骨,却又惧他三分,敢怒不敢言。当地党委、政府根据群众的呼声,多次向政法机关反映,要求给以严厉打击,但由于受害者不敢提供证据,使得赵信和一次次逃过法律的制裁。

邵长生听取案件汇报后,决心为民除害,保一方平安。针对此案的特殊情况,他决定与公安机关联手组成专案组,利用晚上的时间悄然进村,深入到村民家中调查取证。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卷宗材料堆成厚厚几大本,最终这个称霸一方的恶魔被以流氓罪、强奸罪数罪并罚,处以极刑。汤山百姓拍手称快,都说江宁出了个“邵青天”。

邵长生听了这话,对百姓的关爱之情溢于言表:“我不是青天,我们有法律。我们共产党的执法者决不能不如一个封建官吏”。

                                  三

一个基层检察长怎样带出一流的队伍,创出一流的业绩,邵长生说:关键是处理好严与爱的关系。

先说爱。邵长生经常讲,“检察院是我们的家,干警是我们的亲人”,他自己带头并要求党组成员在政治上、生活上多关心、爱护干警。

薛国琪是1979年进江宁县检察院的老同志,1993年慢性肾炎恶化为尿毒症,每个星期要到南京城里的大医院做三次血透,一年下来就得花六七万。老薛绝望了,甭说做血透有多痛苦了,这天文数字的医疗费就是十分之一自己也出不起呀!就在这时邵长生带着党组一班人来了,对他说:“你的病是在工作中发生的,检察院就是你的靠山,医生叫怎样治就怎样治,钱的事你不要考虑。”一席话说得老薛这位当过兵的硬汉泪流满面,从此以后,薛国琪振作精神,积极配合医生与病魔抗争,邵长生则从多方面关心、照顾他,每天派车接送他去医院,病重时亲自守在他床前,平时常上门慰问看望,甚至在他退休后还给他分了一大套住房。当我们采访薛国琪时,他从贴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上面详细记载着1993年以来院里为他花的每一笔医疗费,共计378281.68元。他满含热泪告诉我们:“没有邵检察长和同志们的关心、鼓励,我活不到今天啊!”

其实何止薛国琪一个,在江宁县检察院,提及邵长生关心干警的话题,大家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作为检察长,他有那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但他却关心到了干警的妻子、儿子、孙子、房子等实际问题。近年来,经他和其他院领导多方协调、争取,先后为30多名下岗的干警家属解决了再就业问题,为20多名干警的儿孙解决了入托困难,为使一名办案骨干的儿子能进秦淮中学,他一连跑了学校八趟,感动得学校老师都不好意思了。

邵长生说:“别看不上这些婆婆妈妈的小事,检察院的凝聚力、干警的战斗力从哪里来?整天为吃喝拉撒犯愁,谁还有心思去办案。”

再说严。邵长生深知,在队伍管理上,光有爱还不够,还要从严治检。他在全院提出了“院荣我荣,院耻我耻;检察院靠我建设,我靠检察院发展”的口号,让干警明白,集体的荣辱、兴衰,与个人的前途、命运是连在一起的,每个人都要有集体荣誉感,每项工作都应当争创一流。

在具体的队伍建设措施上,邵长生有他的一套思路。群雁高飞头雁领,邵长生首先从领导班子建设抓起,讲民主、讲政治、讲团结、讲大局,党组形成坚强堡垒,以此来影响和带动群众。现任的正副检察长当中,有的被评为“十佳公仆”、市劳动模范,有的被评为省级优秀公诉人,有的被授予省“巾帼建功先进个人”、市“三八红旗手”等荣誉。几年来,党组成员经民主测评,满意率都在95%以上,邵长生个人则达到98%以上。干警们都说:有这样的领导带着我们,我们没有理由不好好干。

邵长生明白,在当今社会太多利欲诱惑的现实面前,单靠说教是难以带好队伍的,必须配套硬性约束机制才行。一是要划好框框,1993年以来,他主持制定了自身反腐败十条守则,以及廉政责任制、纪律作风建设规定、私人用车交费制度、个人大宗消费申报审核制度等规章。此外,还建立了广泛的社会监督机制,在各乡镇聘请了80余名检风监督员,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中聘请了30名廉政监督员,形成了一个多层次、全方位的社会监督网络,以确保队伍不出问题。二是注入活力,一年两次的中等干部民主测评,搞得科长、主任们高度紧张,1997年,他还在全院推出了“三个所有”,即所有的干警竞争上岗,所有的干警交纳廉政保证金,所有的干警论功赏罚。干警们记得,年终总结时,一位工作成绩突出的干警上台领奖,邵长生亲手给他戴上了大红花,等他下台后刚坐定,又是邵长生当众宣布对该干警罚款5元,因为他今天开会迟到了两分钟。在江宁县检察院,人人都有这样的危机感:不干工作绝对坐不住,干不好工作绝对站不住。全院有80%以上的干警受到各级表彰,多年来没有收到一封反映干警违法违纪的举报信。县委评价说:检察院的班子是一支过硬的班子,检察干部队伍是一支特别能战斗的队伍,邵长生是一个全县人民信得过的好检察长。

          四

为官者,自古忠孝难两全。面对忠心与孝心的两难选择,邵长生说,我最爱听那首歌:《说句心里话》。

邵长生对腐败分子从不留情,而他本身却是个很重感情的人。江宁县检察院的干警都知道邵检察长是个大孝子,有一年春节下大雪,他的老母亲年三十下午突然提出要回乡下过除夕,嫌城里不放鞭炮不热闹。邵长生二话没说,天黑前陪老母亲赶回了乡下老家。然而当忠孝不能两全时,邵长生以一个共产党人的无私奉献精神,义无返顾地作出了牺牲自我的选择。

1998228,南京禄口国际机场突发恶性事件,县委指示邵长生立即前往负责处理。此时的邵长生刚刚从办案点抽点空来到母亲的病床前,正与医生商量母亲的治疗方案。年过70的老母亲被确诊为肝癌晚期。

邵长生母子的情感是特别的。在南京东北郊的长江边有个营防乡,那是南下逃荒的北方人在一片芦苇滩上辟出的家园。也是逃荒过来的一对山东夫妇,在这里生下了他们唯一的一个孩子,取名邵长生。多病的父亲在邵长生很小时就去世了,相依为命的孤儿寡母,只得以乞讨为生。邵长生忘不了那些吃百家饭的日子,面黄肌瘦的母亲常把吃到嘴边的一点剩饭拨进他的嘴里。那年,为了两元钱的书费,母亲硬是用她瘦削的肩膀挑着一担麦秸,到十几里外的龙潭镇上卖了才凑足。含辛茹苦的母亲付出了几乎全部的心血拉扯大了她的独生儿子,邵长生也就成了她全部的希望。在邵长生的眼里,母亲是伟大的,他发誓要让母亲有个幸福的晚年。参加工作后他把母亲接到城里,以求每日茶饭相侍,报答养育之恩。可是深明大义的母亲发现儿子总有忙不完的公事,就坚持回到郊区农村,一个人孤独地生活了20多年。邵长生在全身心投入检察事业的这20年中,心灵深处对母亲的愧疚之情一直无法释怀。

俗话说,养儿防老,何况邵长生还是独子。一边是生命垂危的母亲,一边是十万火急的命令,家事,国事,孰重,孰轻,邵长生真的好难好难。

又是这位普通而伟大的母亲,用尽生平最后一点力气挥了挥手,说:“生儿,你是公家人,有事你就去吧。”

心急如焚的邵长生再也忍不住了,扑通一下跪在母亲面前,眼含热泪的对母亲说:“妈,儿子有急事要办,安排好后,马上就回来陪您。”母亲默默地示意他快走,多少年来她已习惯了自己的儿子总是这样来去匆匆。

这时是228的上午1010分,从接到电话到离开医院,邵长生只在母亲旁边守了不到15分钟,就带着揪心的牵挂直奔机场。

整整八天八夜,邵长生指挥干警忍辱负重,认真负责地疏散群众,挨家挨户上门做工作,以法以理以诚说服群众,终于平息了事态。当心力交瘁的邵长生赶回医院时,母亲已经处于昏迷状态。邵长生抓着母亲那干枯的手摸了又摸,止不住的泪水淌个不停,他多么希望老母亲能睁开眼睛,再看看自己的儿子,再叙叙母子之情啊!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了,母亲第二天就带着一丝对儿子的牵挂离开了人世。

检察长是人不是神,七情六欲不能免俗。面对利欲,如何做到一身正气、两袖清风,邵长生说:“我记得那个道理,‘公生明,廉生威’”。邵长生信奉这样的人生信条:不想偷闲,只想做事;不求做大官,只求干大事。他不仅是这样写下来挂在墙上的,更是这样照着去做的。邵长生的廉洁自律在江宁县都是有口皆碑的,1996年江宁县首届“十佳公仆”的评选活动中,邵长生以得票第一光荣当选。在他看来,人民公仆应当自省、自警、自励、自律,应当对得起人民公仆的称号。

平时上下班,他总是乐呵呵地骑着那辆当副检察长时就用的破自行车往返。他有辆桑塔纳“专车”,但他从来都不专用,只要案情需要,干警们都可以用他的车去外地办案。院里连离退休老同志都住上了新房,而他自己至今还住在爱人单位分的一套普通宿舍里。他从不搞那些没多少实际意义的“参观考察”,也不羡慕人家漂洋过海去领略异国风情,他要把钱用在刀刃上。近年来,院里新装备了十几台车辆,实现了办公自动化,通讯现代化,为干警盖了近百套住房,新的办公大楼已拔地而起。

权钱交易,说情送礼,家里往往是最常用的场所。邵长生就在自己的家庭筑起“第二道防线”,对自己和家属子女约法三章:凡是当事人送来的东西,一律不要;凡是涉及案子的吃请,一律不到;不管谁来说情,一律无效。他还有一个贤内助,他不在家,一般人进不了他的家门,送礼的人过不了他爱人这一关。

这些年,不少基层的官儿们,利用地面上人头熟的便利,借婚丧嫁娶,大操大办,趁机敛财,成为群众十分反感的腐败现象之一。邵长生母亲去世后,按说他这个独子加孝子理应把丧事办得像个样子,况且他在江宁县为“官”多年,老同事、老部下、老朋友、老乡亲也都想表达一下心意。而邵长生首先想到的是党风民心,他与家人商量后,除主要亲属外没有通知任何人,家里也不设灵堂。老母亲周六下午3点半去世,下周一早上7点就送到殡仪馆火化了。到周二上午县领导得知后上门慰问,邵长生已在办公室上班了。

无欲则刚。正如邵长生自己说的那样,打工作后就“从不沾公家一跟草棒子”,充分体现陶行知先生“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的伟大精神。由于这种精神,他才能挺直腰杆,说话硬铮,也才能一身正气,不惧邪恶。查处江宁县“两办”主任受贿案的工作刚一铺开,说情的、威胁的、旁敲侧击的纷至沓来。有人好言相劝说:“你斗不过他们,到时候说不定还被他们反咬一口。”有人施压说:“邵长生,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把人都得罪光了,你今后还在不在江宁地面上混了?”更有人恶狠狠地直接威胁道:“你家有老婆和孩子,得罪了人的后果你是知道的,你晚上最好不要一个人出门,否则……” 邵长生对此早已习以为常,他理解好心人的同情,也洞悉威胁者的心虚,自己肩上担着正义和法律,决不会向邪恶低头。果然,当检察委员会决定对庞、曹两人刑事拘留后,号称“官场不倒翁”的庞树耕、曹惠炎立刻软了下来,全无了往日颐指气使的嚣张气焰。

邵长生这么做,难免得罪一些人,他也因此尝到了不少“六亲不认”带来的现实生活中的酸楚。但是,每当他想到人民群众对他、对检察机关所给予的无限信赖与厚爱,心中又充满了欣慰之情。“办案是要得罪人的,但我在这个位子上一天,就要严格执法一天,宁愿得罪人,甚至付出更多,也不能对不起党,对不起江宁百姓!” 邵长生说来掷地有声。

“为什么我眼里总含着泪,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的深沉。” 邵长生常常吟诵艾青的这首美丽的诗句。

夏秋之交,夜深人静,喧闹的县城已经熟睡。邵长生还痴迷地漫步在街头,转了一圈又一圈。他发现,脚下这片散发着泥土芳香的土地,这片让他倾注了全部的情与爱的土地,愈发变得具有魅力,令他流连忘返。“不言春作苦,常恐负所怀”。是啊,为了这片土地,他付出了他的所有,“作为丈夫,作为儿子,作为父亲,我都没有尽到责任,我有愧于我的亲人。但我可以自豪地说,我无愧于这片热土!”想到这里,邵长生又迈开健步,走向他那间依然灯火明亮的办公室。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为了创造更加辉煌的明天,已调任南京市检察院副检察长的邵长生又在新的起点拼搏着、奋斗着,朝着更高的目标前进。

  • 官方微博

  • 官方微信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