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快报】快报记者与王景光柳湾村 开讲支教第一课

时间:2011-07-14 12:06:06浏览:271字号大小:【设置

■从小学到高中的20多个山区孩子赶来听课 ■数百读者踊跃参与“与爱同行”助学行动

他是宁夏固原人,也是南京晓庄学院的学生;他打三份工却只吃两顿饭,只为资助8个贫困山区的孩子……他是王景光,也是全国道德模范候选人。快报曾对王景光的事迹进行过系列报道,这次爱心助学行动也以他的名字命名。

昨天,王景光来到固原市彭阳县小岔乡柳湾村小学,与快报记者一起走上讲台,开讲柳湾村支教的第一课。

                                             □快报特派记者

                                              孙羽霖 是钟寅

“信心”是成功第一法宝

柳湾村小学坐落在地势平坦的一块山谷里。校园里,七八间教室,刷着绿色门窗,墙上写着红色的标语,黄土地就是操场。

“首先,给大家鞠一躬。”王景光一开场就显得与众不同。他用三言两语,就拉近了与孩子们的距离。

“人啊,这个字一撇一捺组成,都是一长一短,没有一个人是完美的。”景光一边打手势,一边给学生讲解。“所以我们不要羡慕别人的长处,对自己有信心,才能踏踏实实做好最真实的自己。每一个人都珍惜读书时间,一步一个脚印朝着小目标前进,我们就一定能走出山区,实现自己的大梦想,改变自己的命运。”

面对来自小学至高中,12个年级的二十多个山区孩子。在开课仪式上,王景光并没有讲述课本上的条条框框,而是和孩子们进行了一次心灵的互动——“树立自己的信心,做最真实的自己。”

“没有梦想,何必远方”

王景光是从固原走出去的大学生,而他亲切的乡音,也打开了山里娃娃们的话匣子。

在说到每个学生的优点和缺点的话题中,景光总能从孩子的话语中找到闪光点,鼓励羞涩的乡村孩子树立自己的信心。

来自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的志愿者在黑板上写下了“没有梦想,何必远方”的大字,孩子们捧着小脑袋陷入沉思。景光借此鼓励孩子们,“无论走到哪里,心里都要满怀希望。”

初三女孩虎春霖家里也是属于困难户。父亲腿残疾,好多年前就走不了路,都靠母亲一个人支撑着整个家庭。

在讲台上,虎春霖说,“我虽然才上初中,但是我已经打过好几份工。”沉重的体力活,又让她重新选择走入学校读书,只有读书才能改变命运。今年初中毕业的虎春霖正在家中等待中考成绩,但是听说村里有大学生来开补习班,虎春霖还是选择来听课。

记住了单词发音,丁丁笑了

快报前两天报道的虎丁丁也来听课了。他穿着明显嫌小的运动裤,没穿袜子,脚上和布鞋上都满是尘土,安静地坐在第一排。

“说说你的梦想吧。”在昨天的开课仪式最后,王景光留给虎丁丁一个发言的机会。虎丁丁在大家的掌声中,低着头,走上讲台。“我想做军人。”虎丁丁用着宁夏口音轻声地说完这句话,就扭头回到了座位上。

但王景光总有不冷场的办法,在他的倡议下,整个教室里学生都为虎丁丁齐声呐喊,“军人!”“军人!”“军人!”这所山村小学的山谷里,回荡起虎丁丁稚嫩的梦想。虎丁丁羞涩地用手遮住了脸。但是在他的眼睛中,我们看到了喜悦的光芒。昨天,虎丁丁还带来了他的四年级暑假作业。山区的孩子没有那么多课外教材,薄薄的暑假作业中,虎丁丁却把所有的英语题目都空在那里。

在英语作业的第一页,音标选择题,看图填英语字母,虎丁丁一个都答不上来。快报记者搬了一个小凳子坐到他身边,给他一一讲解。“猫CAT、狗DOG、汽车CAR……”这些简单的英语单词,虎丁丁在一个小时之内都记住了发音。而且每答对一个问题,丁丁都会笑一下,那特别开心的笑容,让记者感到从未有过的满足。

中午11点半下课了,快报记者留了两个馍馍给他。虎丁丁说不饿。但他用干净的纸仔细包好,说留给奶奶吃。

小岔乡支教

“我希望我的画是彩色的”

小慧睿最期待的是水彩笔

“我希望我的画是彩色的”

下午4点,彭阳县小岔乡九年制学校。

一进教室门,三十多个孩子围着支教志愿者坐成好几团。来这学习的孩子最大的上高三,最小的才读学前班,由于学习程度各不相同,孩子们都是各自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学习团”。

记者第一眼见到马慧睿还以为是个男孩,她留着男孩一般的短发,穿着男女一样的校服,不停地用袖子蹭自己的鼻子。她在“美术团”上课,本子上画的是志愿者画的喜羊羊,她和其他孩子们一起正在给喜羊羊填色。“我最喜欢美羊羊,因为她喜欢打扮自己。”慧睿在说“打扮”一词时,更加不好意思,用袖子遮住自己的鼻子。

慧睿给记者用铅笔画了一只鸟,这是她最喜欢画的内容,除此之外还有人和花。

“这鸟是你经常能见到的?”“不是,我见得最多的是麻雀,这个是我照着语文课本里《鸟的天堂》画的。”

“那你画什么花了?”“荷花。”

“你们这能见到荷花?”“不是,我也是照着课本里面的画的,我们这花少,但我喜欢画花,因为它们漂亮。”

“给自己画过自画像吗?”“没有,我只画过爸爸妈妈还有我一个最好的朋友。”

“那把画送给朋友了吗?”“没有,我在她生日时送给她一幅画,上面画的是蒲公英。蒲公英能够自由地选择自己生长在哪里,我希望她能像蒲公英一样自由。”

“那你平常给自己画的画涂色吗?”“我的画都是用铅笔画的,没有水彩笔,现在已经画了三十几张了。我想等我有水彩笔了,就画一个漂漂亮亮的美羊羊。”

“那你想要多少色的水彩笔?”“24色的,这样我的画上能有好多种颜色。”

慧睿照着志愿者画的喜羊羊又画了一幅,她说她希望她自己的那幅画是彩色的。

                                                见习记者 曾偲

支教日记

蒲公英的选择

天色更灰了,昨天下午突然狂风暴雨。我们在彭阳县小岔乡落脚,就住在学校山坡头上的招待所里。说是招待所,其实连洗脸的地方没有,更别提洗澡了。

房间对面是我从未见过的窑洞,土黄色,堆放着杂物,看上去一片混沌。整个基调让我觉得沉闷得发不出一点声音,只有想到下午要上的课,心头才会泛出一丝乐趣。

这是个九年制学校,不过初中马上就要搬到彭阳县里去了,正在上初中的孩子们也要开始寄宿的生活。慧睿的姐姐便是,不过慧睿不清楚姐姐到底去哪所学校,只知道以后姐姐就要住在学校了。慧睿就是那个爱画画的小女孩,跟所有这边的孩子一样,腼腆害羞。我问她最希望要个什么礼物,她羞涩地回答说想要一个24色的水彩笔,我满口就答应了。

这里的孩子每天都带着馍馍来上学,慧睿的同学小韩磊每天带三个。一个早上和学校发的鸡蛋一起吃,一个当中饭吃,还有一个下午吃。我觉得孩子们说“馍馍”这个词时特别可爱,就像城里的孩子说到自己喜欢吃的零食一样,声音顿时就高昂起来了。他们平常也有点零食,一般就是5毛钱的方便面。

我总是喜欢趴在桌上和孩子们说话,视线上的水平让我觉得我和他们没有差距,可以读诗画画,可以抛开一切满心欢喜。

其实,我更希望孩子们能觉得趴在桌上的我和他们是没有差距的,他们也可以考上大学,他们也能尽己所能帮助别人,他们也可以写出别人的故事。

就像慧睿画的蒲公英一样,我们都是自由的,但我们可以选择飞到更需要我们的地方。我来到这,是我的选择;当孩子们长大后,我想他们也会选择去到需要他们的地方;但现在,我们需要你们,自由而温暖的蒲公英们。

                                                 见习记者 曾偲

                                                   2011.7.13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