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昱宏生物> 昱宏共享
栏目类别

非瘟防控这一世界性难题解决了?但养殖户却不敢给猪打非瘟疫苗

近年来,非洲猪瘟疫苗(下称“非瘟疫苗”)取得突破的消息不绝于耳,引发各界关注。

非洲猪瘟冻干灭活疫苗的“动物实验结果可以起到100%保护”;非洲猪瘟亚单位疫苗已向农业农村部提交了兽药应急评价申请;兰研所非洲猪瘟亚单位疫苗已完成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静态验收……国内存在多种不同技术路线的非瘟疫苗研发产品。

中部地区一生猪育种企业负责人林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目前,市面上很多非瘟疫苗更多还是噱头。现在很多大型生猪养殖户是不敢给生猪打非瘟疫苗的,因为市场上没有成熟的非瘟疫苗。”

非洲猪瘟从2018年延绵到现在,一直被生猪养殖界称为世界性难题,非瘟疫苗是否真的可实现保护率100%?非瘟疫苗的上市是否会改变生猪养殖产业格局?带着这些问题,《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了多家生猪养殖企业负责人。

非洲猪瘟疫苗保护率可达100%?


5月24日晚间,金河生物发布公告称,拟以股权转让及增资方式取得吉林百思万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吉林百思万可”)60%股权。

金河生物公告称,吉林百思万可与国内知名企业合作研发、联合申报了非洲猪瘟冻干灭活疫苗,目前处于农业农村部应急评价评审中,动物实验结果可以起到100%保护,疫苗实验结果显示安全有效。

图片

图片来源:金河生物公司公告

“非瘟冻干灭活疫苗‘100%保护’这种说法未免太绝对了。动物实验结果达到100%,这只是研发机构自说自话,并没有官方背书,可信度有待市场检验。”国有生猪养殖企业总经理张云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

非洲猪瘟是由非洲猪瘟病毒引起的家猪、野猪的一种急性、热性、高度接触性动物传染病,所有品种和年龄的猪均可感染,发病率和死亡率可达100%。世界动物卫生组织将其列为法定报告动物疫病,我国也将其列为一类动物疫病。

2018年8月3日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通报我国首例非洲猪瘟疫情,很快病毒传播到全国大部分地区,已经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

“目前,非洲猪瘟防控仍是世界性难题,在非瘟疫苗上市前,业界没有办法解决非瘟传染病问题。非洲猪瘟给养殖户带来较高防疫成本。相较于2018年前,我们仅防控成本每头出栏生猪要增加差不多50元,这是非常高的成本了。”一生猪规模化养殖企业负责人郑耿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林邻认为,动物实验结果是否有科学依据,要看样本数。非瘟疫苗在动物实验条件下防护结果和真实生猪养殖环境保护效果是两回事。现实中大规模生猪养殖情况复杂,且生猪都是活体,接触的环境复杂多变,面对非洲猪瘟目前的疫苗很难做到“100%保护”

郑耿坦言,现在防控非洲猪瘟的三大根本措施是:切断传播途径,消灭传播源,保护易感动物。“例如市场上出现类似‘今珠多糖注射液’产品仅能提升生猪免疫力,预防少感染生病。我们养殖场不会用这类疫苗或者产品,花了钱不说,这样做也不会给养殖户带来很多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6月,深陷“非洲猪瘟疫苗”风波的海印股份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广东监管局下发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剑指其此前披露的关于防治非洲猪瘟的“今珠多糖注射液”的七大事项存在披露不准确的情形。

“每年各地生猪养殖总会零星发生非洲猪瘟,通过生物安全防控措施可以实现有效防控。”林邻表示,大规模猪场是不会使用弱毒疫苗或者注射液产品,因为这些产品不能根本性解决非瘟防控问题,目前最靠得住的还是生物安全防控。

在非瘟疫苗上市前,全国各地通过加强生物安全防控措施,非洲猪瘟防控一直比较平稳。

“从各级动物疫病防控机构的监测情况看,今年一季度,全国非洲猪瘟检出阳性率在0.02%左右,和去年同期基本持平,持续保持在较低水平。”今年4月,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防疫处处长黄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我国生猪产能充足,能繁母猪存栏保持高位,猪肉价格维持低位,这说明非洲猪瘟疫情是平稳可控的,我国采取的常态化防控措施是有效的。

图片2022年6月3日越南农业与农村发展部为非洲猪瘟疫苗(NAVET-ASFVAC 颁发疫苗上市许可。

生猪养殖户敢不敢打非洲猪瘟疫苗?


吉林百思万可联合相关方申报的非洲猪瘟冻干灭活疫苗,目前处于农业农村部审批中。同时,公司在吉林省通化市辉南县在建非洲猪瘟疫苗生产线,预计2024年可投入使用。

动保龙头普莱柯在2022年报中指出,以非洲猪瘟为代表的动物疫病重塑了我国的生猪养殖结构和动保行业的集中度,随着国内非洲猪瘟疫苗研究的稳步推进,若非洲猪瘟疫苗研制成功并能够产业化,动保行业则有望明显扩容并迎来新一轮快速增长。

据了解,今年以来,除了吉林百思万可提及的非洲猪瘟疫苗,国内其他一些企业也披露了多种线路的非瘟疫苗的研发进展。

3月20日,中牧股份(600195.SH)、生物股份(600201.SH)发布公告,两家公司各自与中科院生物物理所、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和广东蓝玉签署技术开发合同,共同研究开发非洲猪瘟亚单位疫苗。

4月中旬,普莱柯(603566.SH)回复投资者提问时透露,公司和合作单位中国农业科学院兰州兽医研究所合作的非洲猪瘟亚单位疫苗已向农业农村部提交了兽药应急评价申请,相关评审工作正在进行。

5月下旬,中国农科院兰州兽医研究所所长郑海学透露,兰研所非洲猪瘟亚单位疫苗攻关取得了良好进展,非洲猪瘟疫苗研究已完成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静态验收,向实现产业化迈出了关键一步。

那么,非洲猪瘟疫苗如成功上市,生猪养殖企业是否会给生猪打非洲猪瘟疫苗?

非瘟疫苗即使靠谱,但考虑疫苗可能带来的副作用,很多猪场仍然不敢用。但中小生猪养殖散户对于非瘟疫苗持支持态度。”郑耿说。目前,非洲猪瘟对大型规模化猪场影响较小,一旦发生非洲猪瘟疫情,猪场可以切断传播途径,保留其他生猪资产;对中小生猪养殖散户影响较大,因为这类养殖户没有整体非瘟防控能力,一旦发生非瘟疫情,对他们猪场的影响将是毁灭性的

张云认为,对于防控非洲猪瘟,打非瘟疫苗这件事仍有两派意见。“为防非洲猪瘟,南方地区生猪养殖户大多不支持给猪打疫苗和吃药,因为疫苗和药物难保不会让抗生素遗留在生猪体内。加上南方气候湿润,非洲猪瘟发生的频次、面积并不高,南方地区养殖户普遍对非瘟疫苗推广持反对意见。而北方地区由于气候干燥、加之沙尘暴裹挟非洲猪瘟细菌,北方猪场出现非瘟疫情频次、猪场面积都高于南方地区,如果非瘟疫苗能够实现100%防护,北方地区养猪企业有较强意愿来推广非瘟疫苗接种。

林邻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中小生猪养殖散户特别需要非瘟疫苗,这意味着他们可以上生猪产能。“如果非瘟疫苗上市以后,会把具有生物安全优势和无生物安全优势的生猪养殖企业降低到同一维度,大型生猪养殖场原来的生物安全防控竞争优势消失,而中小生猪养殖户大量上马生猪产能,对大型猪场将带来巨大市场压力和成本压力。

(应采访者要求,张云、林邻、郑耿为化名)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新牧网

5
百姓彩票安全购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