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昱宏生物> 昱宏共享
栏目类别

这项标准正式实施!我国蛋鸡饲料豆粕减量替代进入新阶段

  6月25日,《蛋鸡低蛋白低豆粕多元化日粮生产技术规范》团体标准正式实施。

  为促进我国蛋鸡产业高效发展,推进豆粕减量替代,维护饲料粮供给安全,近日,由中国饲料工业协会团体标准技术委员会联合立项,中国农业科学院饲料研究所牵头起草的《蛋鸡低蛋白低豆粕多元化日粮生产技术规范》团体标准批准发布。标准自2023年6月25日起正式实施,这标志着我国蛋鸡饲料豆粕减量替代标准化工作进入了新阶段。

  该标准由中国农业科学院饲料研究所家禽营养与饲料创新团队牵头制定,团队系统解析了饲粮蛋白、氨基酸来源和剂量与蛋清品质的量效关系,杂粕饲粮氨基酸可利用性和限制性次序,抗氧化剂与蛋鸡健康、鸡蛋品质的关系,针对不同应用场景做出相应的低蛋白低豆粕策略,从理论和生产层面基本解决了低蛋白、低豆粕饲粮的不利影响。

  标准对“蛋鸡低蛋白低豆粕多元化日粮”的生产技术要求,包括日粮配制原则、饲料原料和饲料添加剂选用原则、非常规饲料原料推荐最高用量、豆粕使用限量、日粮生产要求、理化指标、卫生指标等做了详细规定,同时列举了蛋鸡不同饲养阶段低蛋白低豆粕多元化日粮典型配方供读者参考。

  然而,对于饲料生产企业和家禽养殖业在降低饲料中豆粕用量时所面临的挑战和选择都有哪些?我们或许可以从欧洲正在进行的“无豆粕蛋鸡日粮”行动中获得一些启发。

  欧洲为何走向无豆粕日粮?

  由于饲料原料运输中的“食物里程”(消费者与食物原产地之间的距离)和南美大豆与森林砍伐的关系,世界各国尤其是欧洲面临的降低对大豆依赖性的压力越来越大。同样,西欧各国制定的可持续性发展目标要求使用更多的本土饲料原料,同时需要对种植更多不同蛋白作物的营养及农学问题进行研究。

  值得注意的是,欧洲大豆产量非常有限,但反观可以大面积种植大豆的美国,它的大豆市场可以自给自足,且对环境影响较小。但是因为新冠疫情的营销,加剧了人们对粮食安全的担忧,所以在采购某些原料会变得更加困难,而且价格也会大幅上涨。

  此外,欧洲的“净零目标”还是一个非常热门的话题,叠加可持续性和粮食安全等诸多问题正迫使欧洲养鸡业降低蛋鸡日粮中的豆粕添加量,甚至是停止添加。

  尽管所有这些问题都至关重要,但普瑞米尔营养(Premier Nutrition)公司的营养学家拉尔夫?毕晓普(Ralph Bishop)却建议大家思考以下问题:“本国的客户包括采购鸡蛋的零售商和食用鸡蛋的消费者究竟想要什么?市场需求和社会压力会决定你将做什么?以及在改变现状方面你需要花费多少?”

  替代蛋白源

  如果想添加更多已批准的替代蛋白源,就需要考虑多个问题,包括将解决生产中异常原料带来的难题。

  “欧洲可以种植豆类(豌豆、菜豆和羽扁豆),拥有业界认可的饲料原料营养资料和氨基酸标准,但确实需要略微不同的日粮添加剂。然而,与大豆相比,其经济属性与供应链物流却存在差异,可能需要时间来提高可用性并降低成本。”

  与此同时,南美洲和欧洲还可以种植更多油籽(油菜籽和葵花籽)。毕晓普说:“同时添加油和粕是西欧豆粕使用量更少的主要原因。我们主要考虑高蛋白(Hipro)豆粕,但在蛋鸡日粮中也添加了大量的豆油,尤其是在同时添加油菜籽粕及其他豆类的粕时,需要特别考虑抗营养因子(ANFs)的含量。”

  然而,商业领域对抗营养因子的认识也在加深,在质量控制允许的情况下,可以高水平添加某些原料。一项行业赞助的研究称,往不同日龄和不同种类的畜禽日粮中添加最高水平的油菜籽粕,结果表明,可以向家禽日粮中添加更多的加拿大改良型油菜(canola)籽粕或普通油菜籽粕。

  “此外,藻类也是一种高度易消化的蛋白源,且几乎不需要成本。藻类可能会被首先用于水产养殖和宠物食品,但其极具潜在价值,就像昆虫一样。”毕晓普说,“在自然界,家禽会直接采食昆虫,且昆虫营养含量也较高。昆虫及肉骨粉(MBM)均富含矿物质,添加这两种原料可降低钙及磷的添加量,而且这些蛋白源还有减少氮磷排泄的作用。”

  虽然在许多地区,营养学家觉得添加肉骨粉已不足为奇,但在欧盟,自20世纪80年代及90年代暴发牛海绵状脑病(BSE)以来,就已经禁用肉骨粉了。毕晓普表示:“在欧盟,使用肉骨粉最大的问题在于说服零售商和公众,这是朝循环经济方向迈进的方式之一。

  实际生产及面临的问题

  负责任地使用大豆,减少豆粕使用量或不使用豆粕均需要付出代价。

  毕晓普称:“最难配制的日粮是雏鸡开食料和早期产蛋料,因为这两种料所需的营养含量较高,不使用豆粕也会对成本产生较大的影响。以及,在保持蛋鸡生产性能和保障蛋鸡健康水平方面,使用每种替代蛋白源均各有利弊。”

  “必须存在一种稳健的原料基质,且能在商业环境使用,这一点非常重要。”毕晓普说,“很多人想要添加更多的替代蛋白源,降低豆粕的添加量而增加单一氨基酸的添加量。下一阶段将综合我们确信的这些原则,朝无豆粕日粮方向转变。目前,已有一些不含豆粕的特殊日粮。

  成功减少豆粕使用量的关键在于适应变化,并进行风险管理。他表示:“应在接受管理的条件下缓慢推行,使鸡只及企业均有机会来适应这一变化;当改变与抗营养因子相关的日粮蛋白质基础时,必须监测并保持家禽肠道健康,这一点至关重要。”

  总的来说,改变后的日粮纤维含量可能较高,因为其他植源性蛋白源的纤维含量要高于豆粕。这可能对蛋鸡有利,尤其是散养蛋鸡,因为羽毛覆盖评分是用于多项质量保证审核的一个重要福利指标。

  “最后,蛋鸡产业面临的问题在于,消费者愿意花费多少,而零售商又愿意承担多少成本?让生产商承担所有财务负担在经济上是不可行的。”毕晓普强调,“以及,人们需要思考的不仅仅是每吨饲料的价格,或与之关联的碳排放,更需要考虑的是效率,即每生产1千克鸡蛋需要付出的财务成本和环境成本。”

(来源:蛋品世界)

2
百姓彩票安全购彩